宝马线上顶级娱乐城

故乡的春节

日期:2016-2-4 16:11:53     来源:张鹏     发布部门 :组织文化部     浏览点击:

 

故乡,永远是游子心中魂牵梦萦的地方。而乡愁,总是在春节释放的最浓烈。

改革开放的年月,任何偏僻的乡村都回响着走出去的脚步,而乡愁和亲情则把放飞风筝的一头紧紧的栓在了故乡门前的老槐树上。

每逢佳节倍思亲。伴随春节的脚步,攒够了乡情与思念,回家的奔波劳顿,抵不过归心似箭,还未到家,温馨熏醉了羁旅游子的身心。

我的故乡是江淮丘陵上的一个小镇。那里有淳朴良善的民风,恬静安适的生活,更有那温暖我一生关于童年美好的回忆。春风又一年,故乡的春节串联起我记忆的风铃,奏鸣的是道不尽的成长曲……

春花将开未开的时候,低飞的燕子轻盈掠过,我家院后的小河积冰破封,微波荡漾开来,水面浮起几许啄落的羽毛。度过封冻,油菜的叶子湿淋淋的挂着水珠,绿罗裙似的在原野中舒展。人们在自家的菜园里掐掉爬上葱尖的枯黄,留下象征希望的绿色,以备作年糕的作料,祈盼顺顺溜溜的有个好年景。

 

故乡的年味是从腊月里开启的。隆冬腊月,家家户户都开始腌制各式各样的咸货,白雪映衬的乡村,出卤的鸡鸭鱼肉晾晒于房前屋后,散发着最早的年味气息。到了小年这一天,年味就越来越浓了。家家户户祭灶王、扫灰尘、剪窗花、置办年货……活儿不论轻重,一家人都乐呵呵的分头打理,就连平时只顾贪玩的孩子也收了心思,喜颠颠的跟在大人后面帮衬出力。然而,各家各户过年的习惯略有不同,有的先扫尘,有的先办年货。在我家,通常在一天里集中做年活儿,一家人按照列好的清单和分工逐项去落实。上午上街置办年货,选购好甜酒、腊肉、果什、年画春联之后,父亲便挑起满满的年货先回家,而母亲则带着我和姐姐继续选购新年新衣、烟花之类。那是我和姐姐最开心的时刻。我们仨一家接着一家的挑选试穿服饰,直到满意而归……回到家中,一家人稍作休息,又开始了一天最重要的活计——扫尘。父亲拿起一根绑了加长的掸子,在屋顶上和拐旮旯间清掸灰尘及蛛网,尘土飞扬间,寄托扫去一年的晦气。母亲在一旁拆洗被褥窗帘,清洗各种器具,我和姐姐则负责扫地擦窗,一家人会忙碌到很晚。忙碌中,除夕越来越近了。

远处传来了第一阵鞭炮声,热闹的乡村便引发了贺岁的高潮。父亲带着我开始贴春联。新桃换旧符,除去往年陈迹,庄重的贴上鲜红的门对子,高高兴兴迎新年。父亲最看重贴对联,带着神圣和庄重,贴起来极其认真和讲究,并叮嘱我谨记一定要贴正,贴正贴牢靠,以显出纯正家风和身正为人。黄昏时分,我跟着一股鱼糕的清香寻到厨房,只见灯下灶台热气腾腾,母亲正为一家人准备着丰盛年夜饭。到上齐最后一道菜,我便迫不及待的在房前点响鞭炮,随后,全家人可以安心的围在桌边吃年夜饭了。

吃完年饭,天已经擦黑,老老少少三两结伴去扫墓。我和父亲随人群向祖坟走去。习习晚风里,父亲点着一支蜡烛照明,亲手掰掉坟山的杂草。我在一旁燃香焚纸钱,心中默念着对逝去亲人的思念。扫墓归来,远远看见各家各户的灯火连成一片,夜空下升腾起一束束烟花,散落时,除夕夜幻化成流光溢彩。推开家门,春节晚会早已开场,一家人围坐在电视前一起守岁……

元宵节一过,大人们忙春耕,孩子们去上学,故乡的春节也便结束了。万物萌开,温婉的春天送别外出求学打工的人们。我和乡亲们一样,告别亲情走向远方,而故乡的春节又成了一年中最美的盼望

 

 

 

地 址:安徽省马鞍山市雨山东路88号  版权所有:十七冶城建工程技术公司 皖公网安备34050302000054号